博卉网 | 知识让人进步-every thing

“团团”,龙应台说你是“黑白胖无常”,那你

原创版权 后沙月光公众号作者: 字体大小选择: [ ]

龙应台能把“团团”称为“黑白胖无常”,证明她的“知性和温暖”实质就是“浅薄和冷酷”。

  “团团”从8月份出现癫痫症状以来,病情令海峡两岸许多许多人揪心(不算人的除外),都希望它能早日恢复健康,继续它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  当“团团”离世消息公布后,两岸网友纷纷留言悼念,不舍之情溢于网络。

  台湾财经学者雷倩在节目中谈及“团团”还一度哽咽,深情追忆“团团”在台湾的那些美好时光。

  “团团”和“圆圆”是在2008年12月来到台湾省,并于2009年大年初一正式对外亮相。它们既是两岸交流的使者,又是台湾民众的心灵理疗师。

  “团团”这些年工作兢兢业业,待人接物热情诚恳,没有招过谁,没有惹过谁,只要是个人,无论其心里有多少阴暗面,也不至于对一只大熊猫心怀恨意。

  但令人想不到的是,那位以“知性和温暖”卖人设的台湾文化人龙应台居然在“团团”离世后出来蹭热点,在脸书上称“团团”是“黑白胖无常”。

  黑白无常是什么意思?中国人都知道,那是十八层地狱里索命的差使。“团团”活着的时候,她如果这样调侃也已是过份。“团团”都走了,龙应台心理得阴暗和扭曲到什么程度才会如此恶毒?

  被人骂了两个多小时后,她才把“黑白胖无常”改为“黑白肥肥”,而她的一些粉丝就在微博上用“黑白肥肥”替她硬洗,反诬网友是“别有用心”。

  龙应台是笔误还是心黑?脸书编辑纪录一看便知,再则说,如果她不是心虚,改什么?

  不知道“文化人”龙应台对“团团”恨从何来?嫉从何来?

  “团团”是拆散了她的家庭还是断了她的财路?

  如果说大熊猫是黑白分明的动物,那么,龙应台的心则是又黑又脏的。

  她居然还想让祖国大陆再慷慨相赠一只“黑白胖无常”,她怎么不把自己关进台北动物园,让大家看看她的嘴脸。

  别看龙应台说着中国话,写着中国字,在大陆还一度粉丝无数,其实她是一个完完全全跪在西方面前的“文人”,玩的就是“西方处处美好,中国处处不堪”的那套把戏。

  今年7月,龙应台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被偷了300欧元,她竟然还能自我催眠,幻想偷钱的小偷需要她的钱改变孩子命运。

  而她自己呢?还被小偷治好了精神内耗,“试试看一个真心的笑”。

  这碗毒鸡汤熬得有水平,既展现自己廉价的包容,还掩去了意大利的治安乱象。

  2014年,她在广州丢个钱包,马上一篇小作文《我就这样认识了广州》,各种尖酸刻薄,把广州、广州人贬的一无是处。

  这就是闻名两岸那条“变色龙”之知性和温暖。

  龙应台算不上是一位真正的作家,她是以时评文出名于台湾报界。

  看看她成名作的几篇标题:《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生气?》发表于1984年11月20《中国时报》;《生了梅毒的母亲》,这标题不火也难。

  这两篇文章共同点都是:观点上偏见,用词上偏激,立场上偏颇。像《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生气?》是针对食品卫生问题(沙士饮料事件),《生了梅毒的母亲》则是环境问题。

  她的《野火集》在台热卖,只是证明越浅显越偏激的小文,越符合当时台湾的速食文化口味。

  那么,台湾“民主转型”后,食品安全问题解决了吗?更加严重。当局还引进日本核灾食品、美国“莱猪”,还“用爱发电”,这位大妈有说什么吗?

  龙应台真正本事不在于写作,而在于投机。

  1972年,当她还是“成功大学”一名四年级的外文系学生时,经各方考察,得到了上台为蒋公祝寿,恭读颂辞的机会。她发自肺腑,饱含深情地念到(不要笑)如下:

  大家可能看不清,我摘录几句催人泪下的:

  ……允文允武,大智大仁。开业继往,震古铄今,反共先知,寰宇同钦。东亚堡垒,四海归心,法天行健,全面革新……申张正义,摧毁妖氛,胜利在望,禹甸同春……亿仗欢呼,虔颂嵩辰。

  1972年11月1日。

  当年在台湾地区,歌颂蒋公也没有什么,问题是,这位山呼蒋公万岁的龙应台,后来成了在蒋公身上踏上一万脚的龙应台。

  或许有人会为她开脱称,在那个时代,可以理解一名台湾大四女生的压力,但为什么学校不选别人祝寿?因为龙应台在校园吹捧蒋公的表现太出色了。

  到蒋经国的时代,她就吹捧“经国先生”。

  等李登辉得势时,她就化身“民主觉醒者”,帮李登辉巩固权势。

  当“台独势力”制造“本省人和外省人”冲突时,她就利用自己的高雄大寮乡眷村“外省人”身份来代表所有“外省人”自认有罪。

  当岛内“皇民分子”为日本侵占台湾歌功颂德时,她又在一边为“殖民有益”鬼话打掩护。

  2019年,她跳出来为香港黑暴势力涂脂抹粉,被《人民日报》官微点名批评,她还想在大陆卖鸡汤敛财的好时光不会再有了。

  在香港,2016年她还闹过一个笑话,现场观众和网友都替她尴尬。

  当时她在香港大学演讲,她问了听众们一个问题:“人生的启蒙歌曲是什么?”听众们齐唱“我的祖国”。

  本来她是想借着歌曲与时代的话题贩售她的“毒鸡汤”,结果“我的祖国”在现场来了一次大合唱。

  她成了一个站在台上不知所措的主讲人,《我的祖国》这种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歌曲,在她眼里居然是需要勇气才能唱。

  这种满脑子“殖民有益”的“文人”怎么可能理解中国人的家国情怀?

  长期而丰富的海外生活经历和跨国婚姻的影响,从她后来的文字可以看出,她已经彻底皈依于西方价值观体系。

  她的字里行间带着宗教般的顽固,中国和中国人的概念早已被淡化。

  如果是一名真正的“龙迷”,可以在她的作品集《百年思索》中的辑二《在受难路上》可以看到,基督教文化是如何存在于她的叙述中的。

  她在“港大事件”之后,还出来澄清(找补):我不认同《我的祖国》包涵的家国情怀。所以“真的,大河就是大河,稻浪就是稻浪罢了”。

  她哪里敢赞美中华民族从百年屈辱中站立起来的那一份豪迈和骄傲。

  她的“我不在乎大国崛起,我只在乎小民尊严”这句话永远是针对中国人说的,她绝不会对美国、英国、日本去说这句话,因为她在乎这些“大国”。

  龙应台能把“团团”称为“黑白胖无常”,证明她的“知性和温暖”实质就是“浅薄和冷酷”。

  要不是为了“团团”,我才懒得提及这位“台湾文化人”,她两岸三地的票子还没捞够?还要出来丢人现眼?

  不就是因为“团团”代表着祖国的温暖吗?象征着两岸中国人团圆吗?

  她就心怀恶意蹭了好几天,真是有够恶心。龙应台被人唾弃是理所应当的结果。

  愿“团团”一路走好!天上也需要你去卖萌。

  记住,谁要是说你是“黑白胖无常”,你就把它带走!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  

评论列表

    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