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加快形成与新质生产力相适应的新型生产关系,深刻影响着潜在生产力转化为现实推动力的效率。“要深化经济体制、科技体制等改革,着力打通束缚新质生产力发展的堵点卡点”“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,为发展新质生产力营造良好国际环境”……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论述,明确了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。

  生产关系必须与生产力发展要求相适应。安徽小岗村包产到户,拉开农村改革大幕;实施科教兴国战略,点燃科技创新引擎;允许雇工,唤醒无数“个体户”创业梦想……壮阔的发展历程一再证明,改革能够破除制约生产力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,让生产要素的活力竞相迸发,让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。新质生产力同新兴产业、未来产业关联紧密,体现生产力演化能级跃迁,尤其需要与之匹配的科学机制、相适的发展环境。

  当前,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势头强劲,引发国际产业分工重大调整,重塑国际竞争格局、改变国家力量对比,谁在创新上先行一步,谁就能拥有引领发展的主动权。面对新的形势,扎实推进体制机制创新,加快形成新型生产关系,引导各类先进优质生产要素向发展新质生产力顺畅流动,激发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和社会活力,任务艰巨、时间紧迫。

  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,瞄准的是那些不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固有模式和条条框框。这要求我们必须深刻把握新质生产力的内涵和特点,认清形成规律,营造有利于新质生产力成长的体制机制环境,培育有利于新质生产力发展的肥沃土壤,为新质生产力发展提供强有力保障。

  新质生产力既需要政府超前规划引导、科学政策支持,也需要市场机制调节、企业等微观主体不断创新,是“有形之手”和“无形之手”共同培育和驱动形成的。在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、形成新型生产关系过程中,“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更好发挥政府作用”就成为必须把牢的重要原则。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,着力发挥各类经营主体的活力和生产经营的积极性创造性;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,深化要素市场化改革,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;完善产权保护、市场准入、公平竞争、社会信用等市场经济基础制度;提升科技投入效能,深化财政科技经费分配使用机制改革……只有实现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良性互动,才能加快提升我国全要素生产率,加速形成发展新质生产力的竞争新优势。

  开放也是改革。要看到,当前科学研究的复杂性、系统性、协同性显著增强,国际合作正在成为推动科技创新的“必要条件”。加快发展新质生产力,同样需要以更加开放的思维和举措推进国际科技交流合作,稳步扩大制度型开放,推进规则、规制、管理、标准等与国际高标准经贸规则对接,在开放创新机制的不断完善、资源的双向流动中积极融入全球创新网络,深度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和合作,集聚全球创新要素,为实现更好发展创造更多可能。